广安房产网
全站网站标志右侧
房产资讯会员登陆左侧
隔断房里的青春:蜗居10平米小隔间安全存隐患
类型:房产知识  日期:2016-07-07  浏览:484 次  评论:查看评论

 

陕西传媒网2016-07-07 08:22
0

一张一米二的单人床、一张书桌、一把椅子、一个衣柜,一间不到十平米的房间里,除了放下这些简单的家具,就只剩下一个人站立的空间。

隔断房里的青春:蜗居10平米小隔间安全存隐患

每个住户门口都有一个电表

隔断房,对于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来说并不陌生,就是把每套普通房屋人为地隔出更多的单间来,向更多的人出租。一个正规的二居室,通常会把客厅和餐厅隔出来,弄成三居或者四居,这样一来,房东可以多收租金,租户也可以减少租住成本。

在西安出租屋市场上,根据地段和房型大小的不同,这样的隔断房价位在500元到900元不等,租住的群体大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、公司白领或者外来的打工人员。因为价格便宜,隔断房的市场需求还在不断扩大。

蜗居10平米的小隔间

6月底,刚大学毕业的赵乐熙今年21岁,在西安读了四年大学的她打算留下来工作,所以临近离校的时候,她先在雁塔区的长丰园小区租了一间房子,然后就在丈八东路附近找了份工作,“毕业了,学校同学基本都走光了,要留下来找工作,得先解决住宿问题。”

隔断房里的青春:蜗居10平米小隔间安全存隐患

石膏板隔开后,公共区域的走廊只有一米宽

赵乐熙租住的这套房子,原本是两室两厅一卫,然而经过房东隔断改造后,变成了现在的四居室,她租的是其中最小的一间,原本是客厅的一边,大约只有10个平方,租金每个月不含水电是500元,没有空调,但冬天有暖气。

“房间陈设很简单,就只有床、书桌和衣柜,拿着被褥就可以入住了,刚毕业我也没什么收入,也不好意思伸手问家里要太多的钱。”赵乐熙很快便住了进来,由于几乎是“蜗居”,她的不少行李都是沿着墙边堆在地上,但管不了那么多,便宜是她目前唯一的要求。

“这房子,除了两个主卧和承重墙是混凝土的,其他两间都是用板材隔开,敲一下就能发现是空心的,隔音效果很差,隔壁挪个椅子我都听得清清楚楚,所以只要家里有人,我干什么都特别的轻。”赵乐熙说。

这套房子一共住了五个人,其中最大的那间卧室住了两个人,但赵乐熙从来没有见过这些邻居,她也只是从房东那里听说,大家都是早出晚归,晚上回来也都是各自在各自的小房间。

尽管便宜,然而很让赵乐熙头疼的便是用卫生间,“住了五个人,但卫生间只有一个,大家都要早起上班,稍微晚起十分钟,就得等上一个多小时才能用上卫生间,八点钟上班的话,那肯定就迟到了。”

比较起来,自己租一间一居室是方便,但租金是赵乐熙目前承受不了的,“这房子虽然拥挤,综合条件都一般,但因为离上班地方不算太远,周围设施都很齐全,交通也便利,房屋又便宜,对于我来说,回家也只是睡个觉,房间大小没关系。”

选择隔断房为图个便宜

采访的过程中,在西安像赵乐熙这样的租住户不在少数,而隔断房也随处可见,“这类隔断房,大部分都集中在高新、电视塔、还有城北凤城路一带。”一位房产中介的经理人告诉记者。

在租房网站上搜索“西安合租”、“隔断房”等字样,立刻会跳出来不少这样的房源,面积大都在10平米左右,价格基本都在500元到900元不等,发布信息的有个人房东也有中介公司,因为价格便宜,房源都特别的走俏。

在高新区软件园上班的乔宾也是“蜗居”大军中的一员,“因为房租便宜,我现在还没结婚,一个人住的也自由,不用管太多,搬家也只需要带走行李。”

隔断房里的青春:蜗居10平米小隔间安全存隐患

六个人共用一个卫生间

乔宾是西安市高陵区人,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之后就留在了西安,在软件园一家公司工作,他同样选择了合租房,租在科技二路的玫瑰公馆。

“我租的是一个三室的小户型,这房子原本是两居,房东把客厅另隔出来了一间,卫生间和厨房都保留着原样。”乔宾说,两个邻居也都是高新这边上班的白领,都是年轻男孩,因为觉得自己租房不划算,所以大家都选择了合租,省一点是一点。

乔宾租的是一间600元的小卧室,由于上班太忙,经常回家来不及洗漱,他就会倒头大睡。“要是自己租一个一居,什么都要自己操心,要交水费、电费,还要交燃气费、办宽带账户等等,而且房租也贵,起码是现在房租的两倍以上。”

除了图方便,乔宾还有他个人的原因,“我想多攒点钱买套房子,现在我还年轻,而且还没有结婚,就一个人,所以想多奋斗几年。我现在每个月收入有4000元左右,除去吃饭的钱,交了房租,每个月至少都可以存2000元左右。”

“不过其实也有安全隐患,因为是用板材隔开的房间,所以走电也是接了根线,连两个插座,所以只要出门,我都会把电源关掉。”乔宾说。

新兴的隔断房租赁行业

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,也有一些中介公司并不愿意涉足隔断房,龙首村一家房屋中介公司的业务员告诉记者,“因为前些年住建部出台规定,出租房不允许改变原有住宅的构造,所有隔断房都得恢复原貌,所以前几年我很少做隔断间的房源,都是整租。”

据记者了解,曾在2010年实施的《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》中明确指出,出租住房的,应当以原设计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,人均租住建筑面积不得低于当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标准。厨房、卫生间、阳台和地下储藏室不得出租供人员居住。

“但今年5月份,住建部又出台新规说房屋可以隔断出租了。”今年5月6日,住建部副部长陆克华表示,为满足青年人、新市民的住房租赁需求,允许将现有的住房按照安全、舒适、便利等要求改造后按间出租。所以就西安目前的状况,隔断房的市场需求还是蛮大的,工作人员说。

然而市场需求大,房源却很少,所以近几年来,西安逐渐兴起了一种新的租赁行业,专门承接隔断房的出租服务,就是租一套毛坯房,装修改造成隔断房之后,再分别租给不同的租户,从中赚取利益。石良(化名)算得上这种新兴行业的“领军”人物。

7月4日上午,记者在高新区唐延路融侨城小区25号楼见到石良的时候,他正在领一位租户参观房间,这是这套“六居室”的最后一间房。早在2012年,他就参照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的模式,承接隔断房出租。

石良原本在一家地产公司上班,“因为我有个朋友在上海做这样的承租,当时西安这样的隔断房还很少。”

“都是从中介公司找的房源,告诉他们我的用途,毛坯房直接租过来,然后我找工人装修。”有了在上海朋友给的经验,石良一口气在高新区租了六套这样的房子,“都是跟房东说好的,合同一次性签五年,转租的信息就发布在网上,我租的六套都是一百平米以上的大户型。”

在融侨城的这套房子,原本是一套160平米的大四居,石良按照自己的设计,找工人拿石膏板隔出了六间房来,“石膏板是双层的,中间打了龙骨,全部刷白之后,看起来和普通的白墙没有差别,只是用手敲一下就能发现是空的,而且隔音也不太好。”石良说,原本这套房是四室两厅两卫,改造之后,有六间卧室和两个卫生间,最大的有25平方,最小的13平方。

“原本的三个卧室不动,然后把客厅单独隔出了一间,餐厅连着厨房隔了一间,没有接通天然气,再有一个公共区域。”其实石良所谓的公共区域,在房子里记者看到,就是一个“T”字形一米宽的走廊,在“T”字两端的尽头,分别有两个卫生间。

租户形形色色 安全存隐患

装修的过程其实很繁琐,石良介绍说,首先是房源的选择,我希望小区环境尽可能的安全,而且环境好一些,其次就是装修过程中走电的问题。

“比如融侨城的这套房子,用石膏板隔开了六间,那么走电的话就要每间单独走,不可能胡乱接线,我也见过一些出租屋,改造的过程很粗糙,大都是从总电源里拉几根线出来,这样很容易发生火灾。我让工人给每个房间都走了电,然后每间房门口都接一个电表,这样用电好计算,另外还有一个公共区域的总电表,到月底了六个租户平摊。”石良说,为了安全起见,他还在公共区域安装了摄像头。

“这间房子里,最小的房型房租是500元,最大的是客厅改造的这间900元,如果要装空调的话,每个月多加一百元的出租费。”石良说,其实自己也就是个“二房东”。

租住石良隔断房的租户形形色色,有学生、白领甚至还有出租车司机,在他的眼里,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,隔断房既是市场的需要,也能解决很多像赵乐熙、乔宾这样的年轻人的实际困难。

然而隔断房出租的时间长了,也慢慢会产生很多问题,石良说,“因为改造之后住的人多,所以用电用水也会增多,有时候物业也会有限制,业主就常常抱怨停电停水的情况,也遇到其他业主投诉的情况,而且还有宽带啊各方面的问题,再加之这几年竞争越来越激烈,也会遇上半年都空房的情况。”

除此之外,尽管对安全有严格标准,但在记者调查中发现,隔断房也有其难以规避的弊端。“因为是合租,也不分男女,公用卫生间的使用就让我觉得很不方便。”西安财经学院的毕业生刘荔新说,合租人群很杂,总觉得有所顾虑。

在记者走访的十几处隔断房中,所有的隔断房都有一个统一的特点,尽可能的利用空间,剩余的公共区域都很狭窄,而且没有消防设施,一旦发生火灾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在采访过程中,也有一些小区的业主反映,隔断房的住户到了晚上太吵闹,影响居民休息。

  • 我要评论
  • 评论内容:
| 帮助说明 | 法律声明 | 关于我们 | 收费标准 | 中介建站 | 广告报价 | 付款方式 | 汇款通知 | 联系我们 | 留言咨询 |
广安房产网 浙ICP备07017064号 广安一毛网络 地址:四川省广安枣山物流商贸园区桃源路38号 邮编:638000
加盟热线:杨先生 18381101959
网站客服QQ:1311704449 房产中介群:456838952